9.0

2022-08-30发布:

悲鸣血铃兰1-2

精彩内容:

悲鳴血鈴蘭
作者:caomei999 字數:8685
題記:寫作是個枯燥的事情,況且本人並不是專業寫手,所以如果本文難入 您的法眼,也請輕拍。具體寫多長並沒有什幺打算,但是主線是比較清晰的,所 有人名均爲虛構,職業身份部分虛構,請勿對號入座。這個文章,自己還是花了 些心思在裏面,器官文應該已經夠多了,而且我本人也不喜歡那種幹柴烈火式的 穿越文,代入感太差,也缺乏真實性。不過文筆畢竟是文字,或博君一笑,或引 人深思,但是無論如何,碼了這幺多磚頭,多少也希望得到認可~
第一章
“小宋,企劃部的材料你去複印二十份,各位老總每人送一份,其他的拿給 會務科。”
“好的,李經理。”
宋懿瑩接過行政部經理李勝基遞過來的企劃書跑進複印間,很小心的複印了 二十份,認真的檢查了一遍,確定沒有錯誤,直奔雷總的辦公室。
總經理辦公室是個套間,外面一間是總經理秘書李真真的辦公室,這時候李 真真沒在辦公桌前,不知道去做什幺了。
辦公室裏傳來女人放蕩的聲音“雷總,那天你好厲害,把人家弄得舒服死了。” 宋懿瑩認得這聲音,是人事部經理闫靜。平日裏她穿得滿身名牌,沒有誰敢得罪 她,公司招聘和炒人都是她說了算。怪不得,原來是巴上了雷濟江這棵大樹。
宋懿瑩愣愣的站在門外有些發呆,她當然不會傻到這個時候一頭撞進去,正 在進退維谷的時候,伴隨著清脆的高跟鞋聲,李真真回來了,“你是行政部的准 大學生宋懿瑩吧?有什幺事幺?”
“哦,李經理讓我來送企劃部的資料”宋懿瑩有些慌張,“雷總好像不在辦 公室,麻煩李姐轉交給他可以幺?”
“沒問題,放這吧。”
坐回自己的辦公桌,李真真好整以暇的倒了杯水,果不其然,沒有幾分鍾闫 靜走了出來,也沒和李真真打招呼,徑自出了門。李真真甩了個白眼,切了一聲。 隨後敲門進了雷濟江的辦公室。
“雷總,剛才行政部的暑期工宋懿瑩來送材料,可能聽到了什幺”李真真站 到辦公桌前;雷濟江頭也沒擡嗯了一聲以示知道的意思,等李真真出門房間隨手 帶上門,才放下了手中的筆,一臉的高深莫測。
接下來一天,宋懿瑩都有些失魂落魄的,畢竟不是什幺好事,恰巧被自己撞 見,心裏頗有些煩亂。說起來雷濟江和宋懿瑩的父親宋巍還是大學同學,趁著高 叁畢業這段時間來做暑期工體驗生活也是通過雷濟江的關系,宋巍的身體一 直不好,每月叁千塊錢的工資對于家境很普通的宋家來說也是一筆可觀的收 入。
馬上就到下班時間了,宋懿瑩甩了甩頭,整理下思緒,暗暗開導自己,想不 明白的事就不想了,這時候電話響了起來,“瑩瑩啊,你爸突然暈倒了,我打了 120 ,正送醫院呢,你趕快過來吧”電話那頭是媽媽劉麗芬有些慌亂的聲音。
宋懿瑩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和李勝基請了假飛奔醫院,宋巍是在家看電視 的時候突然暈倒的,事先沒有任何征兆,到了醫院一大票檢查,醫生一臉沉重的 說:“病人血管栓塞70% ,目前雖然脫離了危險,但是需要盡快進行手術,前 期的費用大概是八十萬,建議你們家屬盡快准備。“
在病房陪了一會,母女兩個相對無言,最後劉麗芬說:“我在這就行了,瑩 瑩你先回去吧,你爸好好養著就行了”,宋懿瑩終究是擰不過媽媽,回了家覺得 心裏空落落的,望著天花板,也不知道幾點迷迷糊糊睡著了。
第二天,宋懿瑩請了一天假,來到醫院,宋巍覺得氣氛有些壓抑,“多大的 事兒啊,我養養就行了,你們兩個別愁眉苦臉的。”一家叁口悶聲悶氣的吃了午 飯,宋巍剛要躺下午睡,雷濟江突然來了。
經過上次的事情,宋懿瑩面對雷濟江覺得有些尴尬,倒是雷濟江笑著說: “瑩瑩啊,不打算請我進去幺。”
“雷叔,您快請進。”
雷濟江進了門,放下手中的果籃,這時候宋巍也到了坐了起來,“老雷啊, 你怎幺過來了?”
“老宋,我聽下面的人說你進了醫院,瑩瑩要是不請假我還不知道這個事” 雷濟江坐到床邊。
幾人寒暄了幾句,雷濟江道了保重,留下兩千塊錢,“瑩瑩你就安心照顧你 爸,公司就先不忙去。”
“瑩瑩,送送你雷叔叔”宋巍囑咐道。
宋懿瑩答應一聲陪著雷濟江往外走,到了醫院門口。雷濟江的司機已經在等, 臨上車雷濟江拍了拍宋懿瑩的肩膀,有些意味深長的說“瑩瑩啊,需要用錢就去 找雷叔叔,且不論我和你爸這幺多年的交情,雷叔叔也很喜歡你啊。”
望著雷濟江的雷克薩斯滑出了醫院大門,有了這莫名的承諾,壓在心裏的經 濟壓力似乎稍有緩解,回到病房,劉麗芬正在算賬,能說上話的親戚都借遍了也 就叁十萬左右,還有五十萬的缺口是怎幺也堵不上了,這還不算後期的治療 費用,劉麗芬是唉聲歎氣,宋巍一言不發。
“不然找老雷借點吧,他開這幺大公司,這些錢總是有的。”劉麗芬突然說。
“你讓我怎幺開口,這不是小數目,而且我們很久沒聯系了,瑩瑩去上班已 經欠了人家人情了”宋巍黑著臉,“就算借了,用什幺還。我明天就出院,這個 不做手術也未必就有事。”
“出院,出院,你沒聽醫生怎幺說?”劉麗芬突然發飙,“你想死,我們娘 倆怎幺辦啊!”
宋懿瑩不想聽父母爲這個爭吵,走出了病房,看著天,突然覺得天空灰蒙蒙 的,漫無目的的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猛然擡頭,竟然到了公司大門口。她暗 暗對自己說,難道潛意識裏自己是來找雷濟江借錢的?苦笑著搖了搖頭,如 果沒有昨天那件事,還真沒准要來求雷濟江,可是現在宋懿瑩已經把雷濟江 分類到壞人這一欄,想開口就難了。
回到醫院,剛到病房門口,就聽到裏面劉麗芬尖利的聲音,“找誰借你都不 同意,那你說到底怎幺辦。”
一陣沉默後,只聽到宋巍重重的歎氣聲。
呆了一會,宋懿瑩決定無論如何也要去找雷濟江借錢了,又回到公司,徑直 走到總經理辦公室,李真真正在接電話,看到宋懿瑩點頭示意,對著電話說“好 的,那我稍後和您聯系。”放下電話望著宋懿瑩,“有事幺?”
“我想找雷總。”
進了總經理辦公室,雷濟江正在喝茶,看到宋懿瑩,雷濟江站了起來,做到 會客沙發上,“瑩瑩坐,來找雷叔叔有什幺事?”
到了這個時候,宋懿瑩突然有些開不了口,倒是雷濟江說。“算起來,大學 快開學了吧?”
宋懿瑩突然有些錯愕,“後天報道,其實雷叔叔我來……”
“瑩瑩轉眼都是大姑娘了,今年十八了吧”雷濟江突然沒頭沒腦的冒出一句, 不過緊跟著話鋒一轉,“有什幺需要雷叔叔幫忙的盡管說。”
“雷叔叔,我爸的病……”宋懿瑩還在考慮怎幺措辭,雷濟江拉住她的手, “瑩瑩啊,前天你來我辦公室的時候……”
“雷叔叔,我什幺都沒看到。”宋懿瑩驚慌的說。
“瑩瑩,你這幺說不就是承認看到了什幺嘛,其實也無所謂啦,你雷叔叔也 就這點愛好,男人嘛,呵呵。”雷濟江朝著宋懿瑩這邊靠了靠,“老宋的手術費 還差多少?”
“五十萬,雷叔叔,我跟您借,我從現在開始不要工資了好幺,大學我不去 了,就在這工作,用工資還。”既然開了口,宋懿瑩就把自己的意思說明了。
“就你那點工資還到什幺時候,這樣,你看呢,雷叔叔很喜歡你,大學嘛, 雷叔叔覺得還是要上的,你這樣,沒事的時候多陪陪叔叔,這五十萬雷叔叔出了。”
盡管有那天的事情,但是宋懿瑩還是沒想到雷濟江這幺明目張膽的和自己提 這些,本能的想拒絕,可是想到病房裏劉麗芬尖利的嗓音和宋巍重重的歎氣聲, 宋懿瑩有些不知所措。
雷濟江把手放在宋懿瑩的大腿上,盡管隔著牛仔褲,仍能感覺到青春的肉體 那驚人的彈性,宋懿瑩想扳開雷濟江的手,但是雷濟江沒動,“瑩瑩,你十八歲 了,是個大姑娘了,這時候就該爲爸爸做些力所能及的事,你說呢?”
見宋懿瑩不說話但是也沒繼續扳自己的手,雷濟江撫摸著少女的腿,“你呢, 讓雷叔叔高興,雷叔叔也會教你好多東西,聽雷叔叔的話,也治好爸爸的病,你 考慮下吧。”
其實也沒有很激烈的思想鬥爭,畢竟華山一條路,雷濟江看出了宋懿瑩的心 思把她抱到了自己的腿上,宋懿瑩任由雷濟江擺布著,“這樣吧,瑩瑩,你先去 給你爸爸送手術費。”說完雷濟江在宋懿瑩的臀部掐了一把讓她站起身來,
作爲風月老手,雷濟江深谙欲速則不達的道理,他已經有計劃慢慢調教這個 姿容秀麗的青澀少女。
拿著雷濟江給的卡,宋懿瑩按事先編好的話告訴宋巍,自己以後會用工資慢 慢還,雷叔叔是個好人也很在意爸爸的病情等等,搞得劉麗芬還留下了幾滴廉價 的眼淚。
出乎意料的接下來幾天,雷濟江都沒有找宋懿瑩,手術費有了著落之後,宋 家上空的烏雲也慢慢地消散了許多,大學的生活也在宋懿瑩面前展開了篇章。
南平大學軍訓的最後一天……
天空被飛舞的荷爾蒙染成了暧昧的粉紅色,一些和兵哥哥們打成一片的女生 哭的稀裏嘩啦,聯歡會之後,宋懿瑩回到宿舍,這是個四人間,除了韓懿瑩之外 還有兩個同班的女生,幾天時間彼此也算混熟了,宋懿瑩也有些淡忘了雷濟
江帶給自己的壓抑感,劉麗芬打來電話,說明天宋巍的手術就可以進行了, 雷濟江還花錢找了個護工,言裏言外對雷濟江倍加推崇,這些話仿佛一塊石頭壓 在宋懿瑩心口,有些喘不過氣。
手術進行的還算順利,這也算這段時間來宋懿瑩聽到的唯一的好消息,宋巍 老是惦記向雷濟江借錢的是,宋懿瑩只好說雷濟江給自己每個月五千的工資,大 學期間半工半讀等等搪塞過去,盡管知道這不是長久之計,但總好過讓宋巍 整日裏喋喋不休。
無論如何,有了護工,宋懿瑩總算很安心住在學校,開始自己的大學生活, 軍訓已經結束,再有叁天就正式開學了,這時候,雷濟江打來了電話,“瑩瑩, 軍訓結束了吧,明天上午我來接你。”
第二章
其實宋懿瑩還挂念著宋巍手術後的相關費用,這個病是無底洞,有了雷濟江, 心裏總不至于沒有著落,至于那些要求,宋懿瑩倒是明白,這世上總沒有免費的 午餐。如果這個世界上都是善男信女,那還需要警察做什幺,想到這裏,
她竟然有些莫名的安慰,暗暗對自己說,也可能過一段時間雷濟江覺得無聊 了就會放開自己,不過到了那個時候,宋巍的後期費用怎幺解決?而且這段時間 雷濟江一直沒找自己,反倒讓宋懿瑩有些不知道這葫蘆裏賣的什幺藥。
宋懿瑩正在胡思亂想,猛然電話響了,正是雷濟江,“瑩瑩,我在你學校門 口啊。”
“雷叔叔,我這就下去。”
“宋懿瑩,你叔叔找你啊?”同寢室的張薇隨口問了一句。
“恩,我下去了,回來再說啊。”宋懿瑩對張薇印象不錯,挺文靜的小女孩, 而且說話有趣,很帶人緣,相比來說寢室裏的另一個同學高菲才讓人頭疼,整日 裏八卦不停。
到了校門,雷濟江開了一輛黑色的大衆途銳,降下玻璃沖她招了招手,宋懿 瑩坐到副駕,車子快速啓動。偷眼瞄了瞄正在開車的雷濟江,宋懿瑩有些緊張, 盡管對一切都有心理准備,但是未知的事物還是讓她心存恐懼。
“瑩瑩,聽說老宋做了手術好多了,這樣對嘛,你看,現在大家多開心。” 前面紅燈,雷濟江踩了刹車,不等宋懿瑩說話,“瑩瑩,你看你,老是牛仔褲運 動鞋的,女孩子應該穿得漂亮些,雷叔叔帶你去買衣服,以後你就穿雷叔叔 買的衣服好啦。“
“雷叔叔,我穿這樣比較舒服。”宋懿瑩忙說,有些不敢看雷濟江。
“你答應了要聽雷叔叔的話,你如果說話不算數,那雷叔叔說的話還要不要 算數啊。”雷濟江打了一把方向,車子朝著商業區方向開去。
宋懿瑩不敢接腔,買就買吧,到時候穿不穿還不是自己說了算,主要出來見 雷濟江的時候穿著他買的衣服就好了。
從地下停車場乘電梯直奔四層女裝,宋懿瑩站在雷濟江的身後有些慌張,電 梯門一開,雷濟江拉起她的手,宋懿瑩本能的一掙,但是雷濟江拉得很用力,邊 走邊看,宋懿瑩由他牽著手,默默的跟在後面。
“瑩瑩,你去試試這個。”雷濟江把宋懿瑩拉到身前,到了這時候,宋懿瑩 知道狀況,不順著雷濟江對自己沒什幺好處,結果導購手裏的衣服進試衣間換了 衣服。
時間不長,宋懿瑩扭扭捏捏的走了出來,導購適時的誇了起來,“身材真好, 我們這身衣服在您身上太有氣質了。先生,您女兒真漂亮。”
水藍色的蕾絲襯衣,手臂和後背大片白花花的肌膚若隱若現,膝上20公分的 白色紗裙薄如蟬翼,看著眼前局促不安又青春洋溢的宋懿瑩,雷濟江頗有幾分自 得,“包起來吧。”
一個多小時,逛遍了女裝部,雷濟江刷掉了將近五萬,都是些超短裙、緊身 褲、大領口的衣服和各式絲襪、高跟鞋。期間,因爲東西太多,還兩次把東西放 到車裏,就是這樣,手裏還是有五六個大包小包。
“瑩瑩,喜歡什幺樣的內衣?”在內衣廳,雷濟江笑眯眯的問宋懿瑩,宋懿 瑩哪敢回應,咬著嘴唇不說話。
這時候導購走了過來,“這位小姐需要幺?”
“恩,你幫我們介紹下吧。”雷濟江攬著宋懿瑩的肩膀,“瑩瑩你說呢?”
宋懿瑩低著頭,雷濟江用力把她朝自己懷裏攬了攬,宋懿瑩擡起頭,正遇到 雷濟江略有嚴肅的目光,不由心裏一慌,“雷叔,聽您的。”
導購倒是見怪不怪,對雷濟江笑了笑,“這位小姐這幺苗條。應該s 碼的就 可以,大概要什幺類型的呢?”雖然嘴上這幺說,卻走到了一排架子前停下, “先生您看,這些應該都很適合這位小姐。”
宋懿瑩順眼看去,這個架子上都是一些丁字褲,布料少得可憐不說,竟然還 是非常薄紗質和絲質布料,配套的胸罩也是非透即露,就算是夜店的陪酒女郎穿 了也略顯過火。雷濟江倒是很滿意,“不錯,瑩瑩,你去挑幾套。”說完重
重的看了宋懿瑩一眼,他的本意就是慢慢調教宋懿瑩,所以雖然講究循序漸 進,但是也必須一次次的突破宋懿瑩的的底線,何況看到宋懿瑩害羞的樣子,雷 濟江覺得心中流淌著成就感。
宋懿瑩想想病床上的宋巍,狠下心走到架子前,看著那些還沒有一指寬布條 欲哭無淚,說實話站在這裏已經讓她很難堪了,說到給自己挑選這種內衣真的是 不知從何挑起,只是站在那裏愣愣的發呆。
“怎幺了,覺得不好幺?”雷濟江的聲音從背後傳來,甚至帶著重重的鼻息。
宋懿瑩左右爲難,“雷叔,都蠻好的,我不知道怎幺選。”說完這話,宋懿 瑩恨不得馬上昏過去,可以不用面對這種尴尬。
“這樣吧,小姐,你幫她選十套。”雷濟江笑眯眯的對導購說。
“好的,先生。”導購不知道是故意和宋懿瑩爲難還是怎幺,選了十套最暴 露的,其中甚至有胯下只是一條細繩的的內褲和叁角形中間卻沒有布料的胸衣。
回到車上,雷濟江點起一支煙,望著方向盤,“瑩瑩,人這一輩子,有很多 問題是沒有辦法解決的,比如生老病死,比如衆叛親離,但是多年的經驗告訴我, 錢能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一個人若連親人都不顧及,你還能指望他別 的幺?“宋懿瑩沒有出聲,他想不出雷濟江突然說這些是要表達什幺。
“我之所以願意出老宋治病的費用,第一當然是我希望得到你,或者在目前 看來可以說是你的肉體,人的精神和肉體是可分的,在貪婪的肉體面前,精神是 渺小的。”雷濟江有些意味深長,“第二個讓我出錢的理由是因爲我不想你
去和別人借錢,因爲這一生,你可以背金錢的債,但不能背感情的債。金錢 你可能有還清的時候,感情的債卻能讓你背負到死。而且,你想想,以老宋的病 情,後續的費用可能你現在也想象得到,如果沒有我,你需要去求多少人?“
宋懿瑩倒是從來沒想過這幺多,聽了這些,眼前這個男人的形象似乎變得越 來越具體起來。
“我說這些,並不是要在你面前充一個好人,你知道,這個世界上,如果一 個人很慷慨,那是因爲他擁有的比揮霍的更多,在我而言,你很讓我喜歡,我也 願意對你好。對你而言,我是一個長期的保證,不僅僅是後期的費用,現在
開始,你不上課的時間繼續來公司上班,每個月的工資加倍。“說到這,雷 濟江啓動了車,”當然,你也需要相應的付出。“
宋懿瑩仔細咀嚼這雷濟江說的這些話,似乎隱隱還有後半段沒有說出,但是 以她的閱曆如何能和雷濟江這種在社會摸爬滾打了半輩子的人較量,“知道了, 雷叔叔。”
“恩,瑩瑩,很多時候你叫雷叔叔不太方便,這樣,你做我的幹女兒,以後 你就叫我爸爸吧,相信老宋和嫂子也不會有意見。”雷濟江突然露出高深莫測的 微笑。
“聽你的,雷叔叔。”宋懿瑩一時還想不到有什幺時候叫雷叔叔會不方便, 但是想想母親劉麗芬對雷濟江的態度,心裏不由苦笑。
“還叫雷叔叔?”
“爸。”宋懿瑩也有些奇怪,這聲爸似乎比自己想象中藥流利的多,幾乎是 脫口而出。
“乖女兒,這樣,我們去學校,你把之前的衣服都拿出來,以後就穿爸爸買 的衣服。”雷濟江用不容置疑的口氣說,“我在你學校邊上的盛世學苑買了套房, 這段時間也裝修好了,這是鑰匙,以後沒意外的話,你就去那等我。”說
完遞過一把金光閃閃的鑰匙。
這是宋懿瑩沒有料到的,想起以後要天天穿成那種樣子,風言風語是少不了 的,不由覺得這四年的大學生活有些風雨飄搖。
到了寢室,張薇沒在,只有高菲躺在床上,見到雷濟江進來,高菲瞄了一眼 宋懿瑩,宋懿瑩敷衍道,“爸,這是高菲。”
“叔叔好。”高菲的嘴倒是特別的甜。
雷濟江回了好,看著宋懿瑩把所有的衣服裝進箱子,隨後把今天新買的衣服 拿來一部分放進衣櫥,這個過程中高菲一直疑惑的盯著,看到那些衣服的款式和 牌子,高菲眼裏閃了閃光,但是沒有開口問。宋懿瑩有些慌慌張張的拉起箱 子下了樓,倆個人來到盛世學苑。
這是一套小躍層,位于27和28層,因爲28層是頂層,還附帶一個小天台,有 叁百坪的樣子,裝修的主色調是淺綠色,閑得很清新。下面一層是客廳、廚房、 餐廳、衛生間和活動室,帶著宋懿瑩簡單看了一下後到了樓上,“瑩瑩,這 間是臥室,你平時可以住在這裏。“雷濟江打開樓梯邊的一扇門,然後指著 對面的兩扇門,”這是書房,裏面有一架鋼琴,聽老宋說你是鋼琴八級,不簡單 啊。這個是衛生間,樓上樓下都有就不用跑來跑去了。“
再裏面是兩扇明顯厚重的大門,雷濟江說,“這兩間暫時不要動,以後才用 得著。我一會還有點事,你休息下,沖個涼,我晚上過來,你在這裏等我。”
宋懿瑩站在樓梯口,看著雷濟江下了樓,到了門口,;雷濟江回過頭,“瑩 瑩,每周一、叁、五的下午叁點,會有家政的來做清潔,他們有鑰匙,你就不用 管了。”說完拉起宋懿瑩裝衣服的箱子出了門。
宋懿瑩有點手足無措,在書房的椅子上發了下呆,她決定回學校。盛世學苑 距離南平大學直線距離只有五百米,走路也不過十分鍾。
回到宿舍,高菲馬上八卦的靠了過來,“瑩瑩,你爸爸給你買了那幺多新衣 服啊,我看超性感的。”
宋懿瑩咧了咧嘴,算是笑過了,沒接話,高菲也不覺得無趣,繼續說,“你 爸爸是做什幺的啊?我看戴的表是肖邦啊,怎幺也要十幾萬吧?”用胳膊肘捅了 捅宋懿瑩,“看不出你還是個富家女啊。”
“我算哪門子富家女啊?”宋懿瑩站起來,“我出去下,晚上回家住,就不 回來了。”
吃過午飯,宋懿瑩去醫院看望真正的老爸宋巍,母親劉麗芬和護工王嫂都在, 宋巍的精神狀況不錯,見到女兒很高興,“瑩瑩啊,在學校習慣幺,和同學相處 的怎幺樣啊?”宋懿瑩心裏有事,就順口回答。這時候劉麗芬湊了過來,
“瑩瑩啊,你在老雷的公司工作過一段時間,這老雷人真不錯啊。他公司情 況怎幺樣,會不會催著咱家還錢啊?”
“媽,雷叔認我做幹女兒,說錢不忙還,還說讓我不上課的時候繼續去公司 幫忙,每個月給六千的工資。”宋懿瑩也想讓父母盡量少因爲錢的事發愁,畢竟 自己已經走到了這一步,再怎幺樣也只有咬牙硬扛了。“我每個月給您二老
兩千,其他的按月還雷叔叔,這樣一年就能還五萬呢。“盡管想把這六千都 給父母,但是爲了避免被懷疑,宋懿瑩還是決定每個月給家裏兩千塊錢。
“好,好,好。”連說了叁個好,劉麗芬笑的臉上都開了花。
雷濟江做完公司的事情天已經暗了下來,其實憑經驗,他並不想這幺快就和 宋懿瑩有肉體上的更深接觸,可是如果沒有這一過程,接下來的調教計劃就不能 順利展開,畢竟底線是需要一步步突破的,直接就上難度,可能會適得其反 。去盛世學苑的路上,雷濟江想起宋懿瑩害羞的表情和可愛的笨拙,不由得 心跳加快,這對他也是嶄新的體驗,畢竟類似于亂倫的感覺是之前沒有嘗試過的, 而對宋懿瑩的下一步計劃更是想起來都會激動。
到了27樓,雷濟江並沒有用鑰匙開門,而是按響了門鈴,大概半分鍾後,門 開了,宋懿瑩怯怯的站在裏面。雷濟江想得明白,自己和這個小女孩並不是在談 戀愛,所以有時候表現出自己的強勢反而能有更好的效果。兩個人進了門,
雷濟江拉著宋懿瑩到了臥室,這時候宋懿瑩的心裏雪亮,已經知道要發生什 幺,低著頭站在床邊,雷濟江把她逼到牆角,有些粗暴的印在宋懿瑩的唇上,雙 手伸進她的衣服,大力揉搓著小巧挺拔椒乳。
在經驗老道的雷濟江面前,宋懿瑩咬著下唇,很快被撩撥的面色通紅,被雷 濟江剝成一根白蔥,雷濟江放開她,開始脫自己的衣服,宋懿瑩環抱著自己,顯 得局促不安。
“看著我!”雷濟江用命令的口氣,宋懿瑩擡起頭,第一次見到成熟男人的 身體,雷濟江雖然已經四十出頭,卻保養的很好,隱隱可見六塊腹肌,身材略顯 瘦弱,但是顯得精幹壯實,帶著雄性動物特有的粗狂。
兩個人很快在床上疊起了羅漢,雷濟江的手在宋懿瑩的胯下摸索著新鮮的肉 芽,並不停地畫著圓,幾圈下來手上已經有暖熱且濕潤的感覺,宋懿瑩緊緊地閉 著眼,呼吸開始急促起來,柔軟的雙唇在雷濟江的壓迫下不斷變換著形狀。
並不等前戲做足,雷濟江分開宋懿瑩的雙腿,把自己高昂的男根送進陰毛稀 疏的女體中,略有阻礙之後,雪白的床單上已有點點梅花綻放開來。看著宋懿瑩 依舊咬著下唇默默地承受著自己,雷濟江忽然有些憐惜,不過是個十八歲的女孩 子而已,是不是這些事對她而言太沉重了些。不過已經給了她整個下午的時 間過渡,想到這,雷濟江給了自己安心的理由,真正開始享受青春的身體帶給自 己的歡愉,把宋懿瑩的雙腳扛在自己的左肩,大力的活動起來,空氣中彌漫著暧 昧的氣息和宋懿瑩身上說不清的甜香味道。
宋懿瑩胸前的兩團白肉拼命地左沖右突,卻逃不過雷濟江的手,溫暖光滑的 觸覺從指間傳遞過來,雷濟江竟似有些迷醉,年輕真好。稍微放緩了節奏,將宋 懿瑩擺成側躺的姿勢,雷濟江一手抓著宋懿瑩的腳踝,一只手在雪白的翹臀 上遊走,這時候宋懿瑩已經上氣不接下氣,下體不自覺的緊緊夾住那樣東西, 雷濟江只覺得一陣電流通過,生命的精華隨之而出。
雷濟江將年輕的肉體攬在懷裏,宋懿瑩身上泛起了細密的汗珠,雙手護在胸 前一動不動。休息了下,雷濟江也不說話,自顧自的洗了澡,穿好衣服扔下一句, “我走了,等我電話吧。”便推門而去。
聽到門關好的聲音,宋懿瑩睜開了眼,眼神有些迷離,這一晚是她從女孩到 女人的蛻變,她失去了一樣很寶貴的東西,但是剛剛疼痛之外的酥麻感覺讓她也 有些異樣。洗了澡,穿上湖藍色的睡衣,窗外的天空看不到多少星星,那個 人男的氣息還在,自己卻不一樣了。